山不待空青而翠。

【Suspended】谎言的研究案例第529例

【苏沐秋x叶修 自由心证】

             1、私设很多。

             2、喜欢胡说八道。

如果可以接受,那么请往下。

-----------------------------------------------------------------

 

 

    【suspended】谎言的研究案例第529例

研究已无限期暂停,该案例被收归为人类谎言特殊个案

 

 

 

 

 

       001

 

 

       命运之神轻轻落地,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
       来之前,他已经把时间调到了那个人18岁的时候。他总觉得那是人类最喜欢虚度一切的年龄,可它却被认为是"最珍贵"的。这或许就是他是神的原因吧。

 

 

 

 

 

       002

 

 

       嘉世网吧门口的积雪扫得很干净,靠左的台阶上坐着两个年龄相仿的少年。其中一个坐得笔直,笑得灿烂,另一个却自由散漫,仿佛下一秒就要倒在身旁人的怀里。

       第四十次看到这样的场景,命运之神已经能颇有经验地收敛他从前饶有兴趣的眼神。他知道那个要倒不倒的少年叫叶修,旁边挨着的,名字叫苏沐秋。他还数得出他们之间发生的所有故事。那些故事看起来算不上是个正儿八经的谎言,却因为一些只有神知道的缘由,成了现在他手上一桩研究谎言的案例。
       他开始认真专注地观察起他们来。

 

 

       台阶上的苏沐秋抬起手臂蹭叶修:“你说,我们现在十八岁,一共能打多少年啊?”话是郑重的,语气倒像是玩笑。
         “十年吧?……也不能到时候一把老骨头了还跟小伙子争,总要给年轻人一点机会。”叶修抬起手拍了拍裤袋,烟盒的闷响在人烟稀疏的街道里传得格外远。
        苏沐秋显然对叶修的话半点不信,“话说的好听,可你心里完全不是这么想的吧!” 
        叶修只是笑。

       苏沐秋见叶修不接话,便把视线从他身上转到网吧对面的饭馆,盯着门口新挂的灯笼直瞧。他好奇:“既然能打十年,那按我们这水平,能拿多少冠军啊?”
        叶修愣了一下,然后把原本已经摸出来的烟重新放回兜里,伸出双手举到苏沐秋面前伸展开来,手指轻轻晃动。指缝间叶修的脸看不清晰了,苏沐秋只觉得他的笑大概是张扬的。
       “我说啊,要是冠军有戒指,哥这一双手每个手指头可都不会失宠的。”叶修的语气听着让人心痒。

        苏沐秋笑得开心:“贪心鬼!刚才是谁说留点机会给别人的啊!”。

        而当他转头,却看见了冠军戒指的光芒耀眼,映衬着眼前人的笑意。 十八岁的叶修还没有学会以嘲讽的笑容打击世界,在最亲密的朋友面前,稍微有点过分地展现着充满了野心和未来的笑容。
         那一瞬间,他们几乎承诺了永恒。

 

 

 

 

 

       003

 

 
       命运之神把时间慢放,久久地定格在那个并不算值得定格的笑容上。虽然这个动作并没有什么意义,不过好在也不会花费很大力气。他只是十分感慨于人类的奇异,十年前这般充满热度的笑容,十年后竟然能在这个人的身上消失得干干净净,仅留下一丝眼神。即使如此,那里面的热度也是不分明的,就好像有人不识好歹地给流浪的河流送上了一叶扁舟。从那以后。

        从哪以后?

       他不禁扶额,心道看来今天还是要加班了。他叹了口气,忍不住哀怨:“人类真是麻烦。”尤其是从热闹走向孤独的人类。

       他重新把时间调回正常的速度,让回忆如愿地尽数重现。

 

 

 

 

       苏沐秋站了起来,走下台阶站在路面上,插着裤兜挡住了叶修的视线:
       “那必须趁年轻立个誓啊,十年后两只手每根手指都要戴上冠军戒指,咱俩一起让每一个玩荣耀的人都知道嘉世的名字!"
       叶修坐在台阶上故作镇静,连嘴角都没有松动一下。他说:“可以。虽然嘉世是个破名。”

       苏沐秋对着叶修做了个鬼脸,心里盘算着没有十个也没关系,保守五个冠军还是管够。让叶修跟自己凑一凑,也算是一双手了。自己带右手,叶修戴左手。

       叶修没给苏沐秋说出这句话的机会,他抬起头对上苏沐秋的视线,伸出手和他击了一个掌。掌声在H市的冬季里,散落了一地的少年意气。

 

 

 

 

 

      004

 

       人类都会有意识地逃避伤痛,却又因为发觉自己内心对清醒的渴望而陷入新的逃避。命运之神觉得自己没有这种人类的顽劣根性,他只是纯粹的趋利避害罢了。但他又难以抑制地想到了前39次回溯,接着连心情都暗淡了不少。

 

        他不再懈怠,迅速调整好情绪,把时间一下子加速,让它跨过了漫长的岁月。他必须马上把原因找出来,不然他就要一次又一次地回溯叶修的记忆,那种强烈的对比和失去的痛楚,实在不是一位神祇能够欣赏的事物。 

 

       虽然不想承认,但对于后来的事他实在不愿意一再重提。后来的他们,一个碑里一个碑外,隔的是黄花白酒,阴阳二字,说穿了不过是空有回忆。一位永远十八岁,另一位却在最年轻的那一年开始变得成熟起来。对那位逐渐长大的少年来说,这一切,只能够化为如果在心里缅怀罢了。
        他心里的如果问了千句万句,到最后千山万水走过来,他成了一个没有如果的人。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个地方要再次回溯,那是揭开谜底的关键。

       命运之神手腕一转,准确地把时间调到了十年后的同一天。
       他握了握拳头给自己打劲,第四十次了,这次必须看得清楚明白。说不定把这个难搞的案例啃下来后,能给天狼星君那份关于因果的个案一些新灵感。

 

 

 

 

 

       005

 

       第十赛季结束。

       叶修在重新夺冠之后就消失了,彻彻底底的找不见人。就像上一次的退役一样,连退役消息都是别人宣布的。
       可是终究还是不同的。

        陈果在兴欣的门口拍打着圣诞树上的积雪,雪太厚了,树枝被压得有点弯,礼物很难挂上去。陈果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雪,心思却一直停留树的枝杈够不到的地方。

        ……到底是哪里不同呢?

       或许这次,即使是我,亦或是荣耀中一个普普通通玩家也知道,叶神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叶修这次走了,就是真真正正的离开。

       包括自己,已经没有人在等他回来了。

       她没来由地叹了口气,下一秒却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消极怠工一样甩了甩头,冲着门里喊:“包子!出来帮我一下拍一下雪吧!我够不着!” 

     “好嘞老板娘,我来啦!”

     门内应答的声音充满朝气,一如昨日。
 

 

       006



       叶修没有待在H市,也没回B市的家。他去了一个对他而言全然陌生的城市。

       不知道为什么要出发,也无所谓去往哪里。老头子说他在家里待不住,这么大个人了还没点家庭观念。叶修觉得他说得很对。毕竟按理来说,他应该每天窝在家里,看比赛视频也好,逛论坛也好,就算不打荣耀,多少也会干点关于荣耀的事情吧。

       这十年他都是这样过来的,与其说再玩十年也不会腻这样的漂亮话,倒不如说,荣耀已经成了他的习惯。

       可他不相信,他偏要离开一回,就像每一个烟鬼都曾努力地尝试戒烟。

        不过他对这种违抗习惯的事挺熟悉了,心里也不知道是该感激,还是该难过。

 

 

        命运之神不知道这座城市叫什么,不过他毫不在意。在一篇研究报告里它并不需要一个名字,只需知道,这是个下过雪的城市就好。

       交通主干上,积雪已经被扫得一干二净。叶修本来是沿着主干走的,直到走出了雪面上断断续续的痕迹,才发现自己迷路了,走到了偏僻的巷落里。这些地方积雪肆意,脚印零星,显然是被遗忘了。不过这倒也好,有一种难言的自在。他百无聊赖地盯着自己的靴子,左边的鞋面上溅了一点雪花,颜色是灰的。还没有到漫天飞雪的日子,地上的积雪只是薄薄的一层。有些地方甚至没有,浅灰色的地面就试探着显露出来。
 

       他的手有点痒,却并不是那种无法控制的蠢蠢欲动。它更像是一些隐秘而芜杂的思虑在心里往上爬,虽然时刻存在着,但并不激烈,甚至不能称之为痛苦。

       它还在人理智的控制范围内,能够让人表面看上去不动声色。

       明白自己境况后,叶修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耸耸肩,继续往前走。反正走下去总会重新见到没积雪的路。

       被忘记也未必是坏事,至少对路来说是如此。
       命运之神看着叶修的背影如此想到。

 

 

 

 

 

       007

 

 

       叶修一言不发地看着天空里横穿而过的电线,很多鸟停在那里。他想,那可是很远的地方,我都不需要抬头就能看见。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在冬天想起苏沐秋,一般来说,秋天才更是一个适合怀念他的日子。

     “怀念,这个词用的真让人难过。”命运之神小声地自言自语道,可他不是人,大抵是不会难过的。他一紧张就会犯自说自话的毛病。此时他除了紧张,还忍不住有些得意,叶修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想起苏沐秋,可是他知道,他特别清楚。
      

       秋天大概是很忙的,丰收的季节嘛。叶修想。
       不过,现在终于清净了。

       叶修的脸上闪过一些怪异的表情,接着低下头轻笑了一声。


       会这样想,看来我也真是上年纪了。

       他看着电线上的鸟,它们和H市的鸟不太一样。不是外型上的不同,在叶修眼里会站在电线上的鸟都长得差不多。只是,H市的鸟在电线上也不安分,跳来跳去的,时不时抖抖翅膀,有时还喜欢没完没了地叫。

       而这里的鸟在电线上一动不动,头都不转动一下,站得笔直又端正。叶修想象他们的表情一定庄严肃穆。

       命运之神认真地在本子上记录着。其实神有很多种记录方式,可是他偏爱这一种,这会让他产生一种他是一个真实的人类的错觉。命运之神一直深信这有助于他对案例的研究和突破。前三十九遍的记录告诉他,关键的一刻马上要来了。他飞快地做着分析:

        叶修眼睛看着电线上的鸟,但或许他并没有在看,他只是望着那个方向。刚才一句又一句的描写可能不过是我在观察过三十九遍他的人生之后对他捏造的谎言。不管怎样,他看着那里,最后违背了他原本一言不发的打算。

       命运之神猛地一抬头。

       他听见那个男人轻轻地对着空气说:“苏沐秋。”

 

       今天没有风,也没有雪,不用担心鸟的姿势会被外力改变。

       他突然笑了,清淡的笑,命运之神第四十次没有看出那是何种意味的笑容。

    “苏沐秋,你个骗子。”

 

 

 

 

 

      008

 

 

       命运之神把008的8描了一遍又一遍,墨水都已经渗到纸背了。但即便如此,还是无法缓解他郁卒的心情。

       他向来是个恪尽职守的神,对于分配到身上的案例都尽心尽责。一般来说,这种人生的大起大落,总会因为被人类念叨了太多次“都是命啊”而最后被分配到他的手里。 仅管作为命运之神的他从不知道,命运怎会如此安排。

       可这一个案例实在是太棘手了。

       他已经进行了四十次时光回溯,但是无论哪一次,他都觉得明明是那个叫叶修的男人平时说话满嘴跑火车,还喜欢嘲讽人,没有一点可信度。而那个叫苏沐秋的少年,才是字字句句都发自内心,绝无欺瞒。他实在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让叶修被欺骗的情感如此之强烈,让神明都收到了感染,成为了研究人类谎言的案例。

       他毫不留情地写下这四十次时光回溯的结论:
                     
       苏沐秋至死都没有骗叶修。

       命运之神又叹了口气,作为心神相通的神祗,谎言是多么遥远的一件事。有些谎言善恶分明得让他心惊,可另外一些,最后总是徐徐落在只有人类能通晓的领域里。


         他安慰自己说,无妨,悠悠天地是看不尽的。不能只停留在一个瞬间,把它延长到永恒。他真正拥有永恒的生命,应该着眼于其他的,还能了解和拯救的案例身上。


         只是,可怜了这两个人类了。

 

【END】

------------------------------------------------------------------

私设:

      1、其实应该在夏季,但是请允许广东人对冬季的一点幻想。

      2、时光回溯是一个自己编造的词语,大概就是指控制时间线上的事物演变。

    

评论
热度 ( 25 )

© 阿彻的床头灯 | Powered by LOFTER